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陈昌浩拒却张国焘高歌, 长征会师却堕入绝境, 党中央如何枯鱼之肆
发布日期:2022-05-11 22:43    点击次数:60

转自星海知舟

张国焘纠结再三,与其去陕北投靠中央,不如另搞一派凭据地,毕竟面前四方面军如故最坚强的力量。

是以,早在1936年6月10日与二方面军会合之前,张国焘就致电中共中央,建议“向夏、洮西北行动”的想法,本色上是想去青海。

此时的中央赤军,日子少量也不好过。

在蒋介石指点下,国民党军各路戎马对陕北凭据地实施更大限度的军事包围,中央赤军又处在新的危险之中。

以陈诚为总指点的晋绥陕宁四省边区“剿共”总指点部,调集16个师,从四面包围陕北苏区,准备发动新的热切。

黄河东岸是汤恩伯的13军和阎锡山的66、69、101师,提神临县、石楼、大宁、吉县等黄河渡口,堵塞赤军东进山西之路。

驻绥德的84师和榆林的86师堵住赤军北进绥远、内蒙古的路子。

在延安以南的甘泉、富县、洛川是东北军王以哲的67军;在庆阳、合水一带是东北军何柱国的马队军;在陕北与宁夏交壤的定边、豫旺堡一带是宁夏军阀马鸿逵的新7师。

另外,西北军邓宝珊的新1军在甘肃的会宁、静宁、固源一线,东北军于学忠的51军在天水、礼县一带,遏止二、四方面军的北上。

二十万雄师漫衍在陕北凭据地周围,一股“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加上陕北各地土围子里的民团匪贼处处与赤军为敌,中央赤军和十五军团仅有两万军力,确凿三战三北。

惟一值得幸运的是距离赤军最近的东北军不肯意打内战。张学良到延安微妙会见周恩来,两边开诚布公,完结互不侵略条约,决定住手内战,一致抗日。

此后,中共中央与东北军建树了关联渠道。东北军对蒋介石的会剿高歌,能拖就拖,确凿拖不下去,就事前与赤军打好呼唤,符号性地前进一步。

在国民党军的重重包围下,陕北凭据地时代处于危险之中,毛泽东反复思考的问题,一是争取二、四方面军早日北上会师壮大赤军力量;二是安排一条退路,陕北确凿待不住了,就去宁夏,买通苏联。

1936年6月19日中央复电张国焘,让他出甘南。7月13日中央致电张国焘、朱德、任弼时,更具体地建议攻打甘肃岷州,“如能攻占岷州城,则打马(鸿逵)、打毛(炳文)、打王(钧)均十分成心,策略上大占上风”。

张国焘、朱德、任弼时于8月5日下达《岷洮西固战役运筹帷幄》,要求四方面军主力飞速占领岷州、西固,二方面军在后接应,以便向天水、兰州标的进展,会合一方面军。

8月12日,中央再次致电,要求二、四方面军勤快夺取岷州地区,行动临时凭据地,俟机配合东北军,完成“买通苏联,巩固里面,出师绥远,建树西北国防政府”的任务。这是中央第一次建议西进新疆的缱绻。

步地很快发生了变化。平息两广军阀内乱后的蒋介石,将主力胡宗南的1军飞速调遣北上,前去西北兰州。此时一、四方面军尚未会合,如何拼凑胡宗南,如何买通国外路线,都需要再行安排。

9月13日,张国焘、朱德、陈昌浩等致电中央,建议一个一、四方面军在静宁、会宁地区南北夹攻胡宗南的运筹帷幄。可是中央的回答是要四方面军主力在静宁、会宁地区的西北正途上与胡宗南决战,而一方面军主力在未磨灭宁夏马鸿逵部前不宜离开陕甘边区南下作战,必要时不错一个军协助。

收到中央的回答,张国焘游移了:打胡宗南胜了还好办,若是败了,四方面军将行止何处?与中央是会合好,如故不会合好?陕北物产穷乏,难以供给雄师久驻,与其到陕北去络续挨饿,还不如我方在甘南或河西另搞一派凭据地。

而朱德、任弼时与陈昌浩等广博指挥人都紧急欲望与中央会合,新的不对又产生了。任弼时与在四方面军坐言起行的张国焘吵得厉害,一个是要坚决北上,一个是要西进甘南青海。

就在这时,中央又来电了,和盘托出中央夺取宁夏,买通苏联的运筹帷幄。

朱德、陈昌浩愈加坚定了北上会合的决心,今日来电,同意中央运筹帷幄。张国焘驱动也同意了,但很快变卦,高歌部队西进。引起群情激怒,陈昌浩以方面军总指点部时势下达高歌,要部队原地待命,不得西进。

陈昌浩

张国焘极为震怒,与陈昌宏大吵一场。陈昌浩回忆其时的场景:

“岷州会议是西进与北上的争论,张国焘是不会合的。会议开了好几天,张国焘坚决主张向青海之西宁挫折,怕会合后他就垮台了。咱们坚决反对西进,与他争。他终末以总政委的身份决定西进,决定后就调整部队。

那时我和朱总司令、刘伯承都谈过了,不管如何要会合,甘孜会议的决定不行在中途上违反。上前那时不在,可能他先到的漳县。我认为张国焘的决定是乖谬的,我有权推翻他的决定,即以四方面军指点部时势下达高歌,左翼部队住手西进,准备待命;右翼部队也住手西撤。

高歌下后,张国焘就贯通了。他其时住河对岸的供给部,深夜三点多钟找我来了,谈了三点:1.说我无权变嫌他决定的西进运筹帷幄;2.会合是乖谬的,今天创新步地应该保存四方面军;3.会合后一切都收场,要让咱们交出师权,开除咱们党籍,依法管事。说到这里就哀泣起来。

我其时暗意:1.谁有权决定,要看是否得当中央要求,而你的决定是乖谬的;2.必须去会合,。甘孜决定的会合为什么要变呢?3.是创新步地要求会合,会合后就有办法了,分裂对中国(创新)是不利的,咱们是党员,乖谬要向中央承认,听候中央处理,哭是没灵验的。谈到这里,张国焘就走了。我以为他且归就寝了,准备未来再去漳县对上前诠释。但哪知今日晚上,他就连夜到漳县去了。”

张国焘连夜骑马来到漳县徐上前的指点部,进门就把周纯全、李特、李先念等同道找来,说:“我这个主席干不了啦,让昌浩干吧!”

这是张国焘与陈昌浩同事以来,第一次发生蛮横争论,加上有个另立“中央”的职守压在身上,心理很激昂,流着泪说:

“我是不行了,到陕北准备坐监狱,开除党籍,四方面军的事,中央会交给陈昌浩搞的。”

张国焘一哭,全球反而恻隐他了。徐上前合计陈昌浩在这个时候和张国焘闹,是想拔帜易帜。全球你一言、我一语劝了张国焘一通,谁也没说不想与中央会合,即是不肯意四方面军发陌生裂。

看到军事指点员们都遵从他,张国焘来了干劲,指着舆图又说了西进的刚正。徐上前合计从军事倡导看来,张国焘的意见并非没特殊义理由,于是暗意同意,并拟订了新的行动运筹帷幄。

部署既定,张国焘一方面电告朱德、陈昌浩,一方面调整部队,准备渡河。

接到张国焘的电报,朱德、陈昌宏大吃一惊。陈昌浩坐窝骑马飞驰漳县,但愿解救局面。一向忠厚和善的朱德总司令发了大火,坚决暗意了他的拒抗,一连几天莫得签署电报。

不外老,天爷好像成心和四方面军作对。徐上前率开路先锋西进到临洮,来到洮河岸边。洮河是黄河上游最大的支流,对岸依然投入了大雪封山的季节,征象爽朗,路子难行。

徐上前派人捕快渡河情况,因为莫得渡船,几次试渡不成,人都被冲走了。面对这种地形和征象条目,大部队渡河成了奢求。

徐上前复返洮州,向朱德、张国焘陈说。这时赶巧收到中央来电,以强硬的立场反对西渡,“四方面军应即北上与一方面军会合,此后向宁夏、甘西,二方面军应暂在外翼收敛冤家,以利我主力之行动”。

天时、地利、军心均不利于西渡,张国焘只好组织开会商量,会议在洮州城一个上帝教堂举行。

张国焘

张国焘作长篇发言,如故想西渡:

西渡运筹帷幄不行改,咱们打到迪化(今乌鲁木齐),买通国外路线,获取装备后再打回顾,与一方面军会合也不迟;面前洮州大雪封山不行过黄河,可不不错计议从南边绕道?

不外此次,他的发言遭到了红四方面军干部的坚忍反对。

陈昌浩当先发言:“从舆图上看,南行又要走一派草地,部队走怕了。再走草地开小差的会加多,部队若何带?”

徐上前发言,话未几,但重量很重:“鄂豫皖出来的同道不想再折腾了!”

傅钟、李卓然、余洪远、王维舟等四方面军和一方面军五军团将领发言一致强调,中央既然已有明确高歌,不行再游移了。

张国焘在会上空前孤单,莫得一个人缓助他的决议。洮州会议决定立即推行中央高歌,飞速北上。

音信传开,红四方面军指战员欢欣若狂,陈昌浩等一批背着南下思惟职守的高等干部卸下了一块心病,感到至心地欢笑。几十年后,李先念还能回忆起陈昌浩其时的应许劲:

“后果部队向西的洮河方面走了一天,过不去,又转回顾。陈昌浩重逢到咱们可知足啦,一进门就说:先念呀,杀个鸡吃吧!又拍着我的肩膀说:没问题了,咱们长入了!”

仿佛冥冥中自有天定,1935年9月,张国焘因为过不去噶曲河,决心南下,形成了一、四方面军的分裂。1936年9月,张国焘又因为过不了洮河,决定北上与中央会合。

一场再次分裂的危险,在当然地舆环境要素的影响下,偷偷地化解于无形中。

决心既定,四方面军挫折会宁,一齐很告成,没遇到什么战斗。

10月8日,四方面军开路先锋4军10师在会宁界石铺与一方面军一军团1师会合。徐上前见到了前来理睬的陈赓师长。至友相见,畸形激昂。

11月30日,朱德、张国焘率赤军总部机关到达保安,与毛泽东、张闻天等中央指挥人相见。

亲切的气象与两河口会师没什么两样。毛泽东站在一张桌子上讲话,浓烈宽宥朱德、张国焘的到来。张国焘也讲了话,绝顶强调了党内合营。

此时此刻,朱德的神气是最激昂的。其时在场的王平回忆:

“朱总司令在队前讲话。他说:‘我回到中央,看到你们很欢笑……’,说着,他掉下了眼泪。队列里很酣畅。停了一下,他接着说:‘我这是激昂的热泪,人伤心时掉泪,欢笑时也掉泪,我这是欢笑。是无产阶层的情感。我面前的神气无法用话语来形色,眼泪才是赤诚情感的表现。’队列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朱德

从井冈山就扈从朱德的人,都很罕有到朱德如斯动情的场所。唯独在这一年间扈从朱德的同道,才认识朱德为了难得赤军的合营,幸免分裂,受了几许闹心,付出了几许心血。面前朱、毛又站在了全部,生离永诀涌上了心头。朱德这么刚强的人,也未免热泪盈眶。

再看二方面军那边,在中央与张国焘就西进北上争论握住时,他们只好在徽县、两当待命,白白滥用了一周时代。等接到中央指令准备出发时,胡宗南、王钧的部队依然围攻过来。

二方面军行军仓促,一齐满是遭逢战,还受到空袭,部队伤亡很大。贺龙回忆起来十分腻烦:

“过渭河,无言极了,遭敌侧击,渭河上游下暴雨,徒涉,水越来越深,冲了点人去。……二方面军险些遭到扫地以尽。渭河南岸也很危险,这是长征中最危险的一次。……早走两天就好了,……四方面军一撤走,冤家就围拢来了。急行军掉了几千人。……到海原又吃了点亏,我差点被炸弹炸死。”

在极为不利的情况下,二方面军英勇苦战,夺路前进,于10月22日,在会宁东北的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奏效会师。其后,中央派周恩来带着人民剧社对红二、四方面军进行慰问,在洪德城为二方面军举行了文艺上演。在这里,周恩来和贺龙两位南昌举义的战友亲切相见。

贺龙回忆:“三个方面军会合后,周恩来由保安到洪德城,他和我碰头后,曾问我三个方面军会合后若何办。我说,长入归彭(彭德怀)指点吧!那是咱们二方面军再次暗意立场拥护中央。”

不外,三大赤军主力会师的喜悦并莫得缓解陕北赤军的危机。

辛劳过期的陕北缺衣少食,张国焘到保安后,发现这里比他原本假想的还要坚苦。

更为严峻的是,蒋介石为了“攘外必先安内”,决心乘赤军驻足未稳,调集重兵将赤军围歼于陕甘宁的通渭、固原地区。

蒋介石

三大赤军主力会师时,国民党的合围也将形成。东北军将领张学良不肯打赤军,又不行违抗高歌,绝顶险恶。他向毛泽东等通报音信,暗意他将尽量拖延。

国民党大兵压境,毛泽东心里畸形艰深。赤军又面对存亡关头,他派彭德怀指点西诱惑役,能否占领宁夏,买通苏联,并无很大摆布。拿现存的赤军力量去和蒋介石硬拼,不是毛泽东的立场。

在那些日子里,毛泽东殚精竭虑,一是想方设法延伸国民党军的热切,二是为赤军计议新的出息。

从1936年8月到12月“西安事变”前,毛泽东不停地写信给国民党各方大员和社会有名人士,做长入阵线责任。

8月13日毛泽东派张文彬去西北军,随身佩戴给杨虎城和总照拂杜斌丞的信,但愿他们甚而心参加结伙阵线。

8月14日,毛泽东派张经武往华北聚拢宋哲元、傅作义,在致二人的信中称赞他们的抗日行动,暗意赤军愿与他们建树关联,作他们的后盾。

同日,毛泽东还写信给南京的宋子文,托董健吾牧师向宋转达但愿南京当局革新反共立场,收复国共合作和孙中山先生三大政策的愿望。

8月25日,中共中央发表《致中国国民党书》,向蒋介石伸出息争之手。明确暗意“在职何场所与任何时候派出我方的全权代表,同贵党的全权代表一道,驱动具体本色的谈判,以期飞速签订抗日救国的具体协定”。

8月26日,毛泽东致电潘汉年,指出“南京已驱动有了切实革新,咱们政策要点在联蒋抗日”。要潘充任密使,去南京、上海与国民党表层人士战役。

9月8日潘汉年上路时,佩戴毛泽东致宋庆龄、章乃器、沈钧儒等民主人士的信件。在给宋庆龄的信中,抒发了中国共产党甘心建树长入阵线的立场,并请她将潘先容给孔祥熙、孙科等国民党要人,买通表层路线。

以上仅是毛泽东在这个时代所写的部分信件。从信中恳切急迫而又委婉谦逊的话语中,不难体会到他的良苦全心。一言以蔽之即是三个字:打不得。

其后毛泽东也承认,他干的是“买空卖空”的事。真与国民党军打起来,长征保存下来的赤军详情是众少不敌。若是陕北站不住脚,赤军还能到那儿去?

其时共产党和赤军果然处在千钧一发的危境关头,毛泽东但愿能找到乞降的契机,从窘境中渡过难关。不仅毛泽东积极统战,中央其他指挥人也纷繁行动。

9月初,周恩来致函陈果夫、陈立夫昆玉,但愿他们劝说蒋介石住手对赤军的会剿。10月18日毛泽东致电二、四方面军指挥人,要朱德、徐上前、贺龙哄骗旧日关连,作国民党将领的责任。

呕心沥血的游说和努力,固然获取国民党里面尤其是东北军、西北军将领的恻隐和赞叹,但并未捣毁陕北苏区面对的军事恫吓。

因为蒋介石不会变嫌立场。蒋介石看准了赤军流程长征之后,疲钝病弱,一直莫得获取充分的收复。他要收拢时机,将赤军一举磨灭。

在毛泽东的创腾达涯中,又一次面对着巨大的危险。

国民党队列的围困和赤军里面的坚苦,使毛泽东极为忧虑。唯独制止国民党队列的热切,为赤军求得喘气契机,改善恶劣的糊口条目,才智扭转被迫局面。

毛泽东不会祛除任何可能的息争契机。在10月、11月间,毛泽东天天和周恩来等指挥人商量与国民党进行谈判的问题。中共方面标明了我方的立场:只消蒋介石允许赤军的存在,中共甘心继承国民政府的指挥,同国民党队列结伙抗战。

可是蒋介石根底扼制共产党的存在,一定要把赤军置于死地。他建议了无情的条目:

一、可留三个师,师长以上一律遣送出国。军事将领按才使用,其别人员筹议分拨各式恰当责任

……

六、赤军全部到外蒙。(让苏联来科罚这个矛盾)

这么无情的条目是中共中央无法继承的。毛泽东明确回答:只可在保存赤军全部组织力量,轨则抗日防地的基础上与国民党谈判。

若何办?国破在即,日寇大敌现时,赤军真的要与国民党军决一苦战吗?攘外真的必须先要安内吗?

天无绝人之路,刚直蒋介石纹丝不动包围陕北,准备透彻磨灭赤军的时候,党维持的长入阵线责任弘扬了要津作用。

张学良、杨虎城指挥的东北军、西北军广大官兵抒发出明显的立场:他们不肯为蒋介石打内战。

张学良和杨虎城

早在1936年4月间,张学良躬行到洛川与周恩来微妙会见,扶持共产党长入阵线结伙抗日的主张。此后,共产党的地下责任者不息投入西安,通畅了共产党与东北军、西北军的地下交通线。

张学良传闻赤军缺衣少食,吊尔郎当相助。其时赤军莫得棉衣过冬,张学良高歌他在西安、咸阳的被服厂为赤军赶制棉衣送去。他还通过前方的王以哲军长,几次向赤军运输大笔银元,为贫困的赤军解了燃眉之急。

尽管张学良、杨虎城一再拖延,幸免与赤军作战。蒋介石却绝不松开,一再督促催命,让张、杨配合胡宗南挫折会剿赤军。

中共中央向国民党当局乞降泄劲,又面对四面包围的巨大压力,毛泽东决定祛除陕北苏区,向山西或陕南转念。为了幸免赤军与东北军、西北军的大概,毛泽东向张学良通报了赤军的微妙转念运筹帷幄。

谁知张学良却要求赤军当场维持,不要进行策略转念,还说一二月后绥远、西北、寰球有起较大变化可能。

张学良所谓的“较大变化”究竟是什么含义,毛泽东那时真的揣度不出。其时中共中央任何人都不会猜测,张学良会在12天后发动惶恐中外的“西安事变”。

1936年12月4日,蒋介石飞抵西安督战。在此之前,张学良曾去洛阳迎面劝说蒋介石住手剿共,调东北军出发前哨抗日,被蒋介石一口拒却。

蒋介石对东北军、西北军不肯配合胡宗南热切赤军极为起火,又风闻张、杨手下与赤军黢黑来回,是以躬行来西安镇守指点。

蒋介石恫吓张、杨:如不加紧 “剿共”,行将张、杨两部区别调往安徽、福建,由中央军进驻西北。

12月8日,张学良、杨虎城抱着终末一线渴望,轮替向蒋介石进谏。张学良说到伤心处,哀泣流涕,但蒋介石绝不动心,高声呵斥:“你们即是拿手枪把我打死,我也不行变嫌剿共的政策!”

而关于杨虎城,因关连较为冷落,蒋介石莫得把话说死。固然立场和善,但语气十分强硬。他对杨说:“要贯通,咱们和共产党是不两立的。磨灭了共产党,我会抗日的。”

蒋介石与共产党打了十年,深知共产党和赤军的厉害,内心深处早有挥之不去的暗影。他认为面前赤军三战三北,是会剿的最佳时机。错过此次契机,以后就难以料想了。只消共产党存在一天,他的山河就坐不舒适。

是以他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早已深化骨髓,绝不是张、杨二人所能变嫌。张学良和杨虎城被蒋介石逼进了死巷子:打内战,民心不附,千古违纪;不打内战,蒋介石全都饶不外他们。

同感身受,痛如何哉,张学良、杨虎城定下决心,实行“兵谏”。为了守密,张、杨事前莫得告知共产党在西安的聚拢人员。

1936年12月12日凌晨,蒋介石驻地临潼华清池响起枪声,张学良的卫队发起了热切。由于谍报机关事前少量音信也莫得,蒋介石的卫队仓促违抗,很快就被东北军科罚了。在骊山上,东北军生擒了蒋介石,送往张学良的官邸。

“西安事变”发生,历史绽放一个新的篇章!

陕北高原,长天寥廓,高山巍巍,大雁南飞,极目四望,心旷神怡。毛泽东回望走过的二万五千里漫漫征途,担心糟跶在长征路上的无数战友,操心着仍在南边转战的赤军,瞩望着留在中央苏区的创生力军,瞻望中国创新斗争的壮丽远景……

沁园春·雪

北国景象,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表里,惟余莽莽;大河凹凸,顿失滚滚。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山河如斯多娇,引无数骁雄竞低头。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华;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致人物,还看今朝。